来自 股票基金 2019-07-21 19:4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 > 股票基金 > 正文

博时马乐涉嫌老鼠仓 从研究员到基金经理仅用

  博时基金原基金经理马乐涉嫌两个规模巨大的“老鼠仓”被控制

  □本报记者 江沂 深圳报道

  马乐:2006年加入博时公司,历任研究员、公用事业与金融地产研究组主管兼研究员、投资经理。在2011年4月12日至2013年6月21日期间,任博时精选基金经理。

  近日,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向媒体通报,马乐以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被批准逮捕。

  最大规模的“老鼠仓”有多大?原博时基金[微博]经理马乐给出的答案是10亿。日前,马乐由于涉嫌两个规模巨大的“老鼠仓”而被调查机构控制,而他背后的公募基金再次面临巨大的诚信考验。

  侦查机关初步查明,2011年3月9日至2013年5月30日,犯罪嫌疑人马乐在担任博时精选基金经理期间,利用博时精选交易股票的非公开信息,操作自己控制的三个股票账户,通过临时购买的不记名神州行卡电话下单,先于或同期于其管理的博时精选买入相同股票76只,成交金额人民币10亿余元,获利1800多万元。

  案发:账户被查,人被边控

  深圳市人民检察院通报称,2013年7月11日、12日,证监会对涉案三个股票账户共冻结金额合计3700万元。7月17日,马乐到深圳市公安局主动投案,深圳市公安局于同日对其立案侦查并对其刑事拘留。

  马乐的案发颇具戏剧性。根据监管当局的消息,深交所历来对金额特别巨大、买卖特别频繁的资金账户有追踪的制度。在对一个资金量为10亿元的账户进行追踪扫描时,发现该账户小盘股的投资标的和博时精选高度重合。

  在接受讯问时,马乐供称,“我利用控制的三个证券账户,先于基金账户买入,基金账户再买;先于基金账户卖出,基金账户再卖,使控制的账户获得稳定的较高收益。”据查,该三个证券账户开户人为马乐妻子的亲戚或同学,但账户均由马乐操作,密码也由他掌管。

  进一步核查发现,除了这个10亿元的账户,另一个3000万元的账户同样如此,而这两个账户的背后控制者正是博时精选的基金经理马乐。因为操作得力,3000万元的账户是从1000万元开始运作,最后达到3000万元。

  深圳证监局出具的有关函件和调查报告认定,博时精选交易标的股票、交易时点和数量,属于《刑法》第一百八十条第四款规定的内幕信息以外的其他非公开信息。马乐作为博时精选的基金经理,不但完全知悉博时精选的股票、交易时点和数量,而且在投资期限内有完全的控制权。

  由于深交所和监管部门的追查是秘密进行的,马乐发现自己行踪暴露也十分偶然。据称今年5月,马乐准备和家人外出度假,在机场办理登机牌时发现自己已经被边控。一个月后,马乐从博时基金离职。

  深圳侦查机关通过审查涉案账户资料及博时精选基金交易指令明细、博时精选基金交易记录发现,博时精选基金与涉案账户交易股票确实存在趋同情况。

  经历:年轻有为,颇受认可

  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办案检察官也认定马乐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同时,检方透露,根据现有事实和证据的情况,马乐有干扰证人作证的可能,具有社会危险性,有逮捕的必要,因此对其批准逮捕。

  对于马乐“老鼠仓”,博时基金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截止到目前,公司并没有收到协助调查的通知。由于马乐现在已经离开公司,目前公司还无法对这一案件进行评述。一旦有需要公布事宜,会通过公告的方式发布。

  2009年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七)增设了第一百八十条第四款,以“利用非公开信息交易罪”对“老鼠仓”进行打击。办案检察官郭嘉表示,证券交易所、期货交易所、证券公司、期货经纪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商业银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的从业人员及有关监管部门或者行业协会的工作人员,利用因职务便利获取的内幕信息以外的其他未公开信息,违反规定从事与该信息相关的证券、期货交易活动,或明示、暗示他人从事相关交易活动,情节严重,就可能构成该罪。

  从马乐的成长经历来看,他属于年轻有为一类。2006年加入博时基金,担任研究员、投资经理,从2011年4月开始担任基金经理。一个研究员只用了5年时间在一家大基金公司能够晋升为基金经理,这本身说明马乐在博时颇受认可。

  深圳市检察院相关人士表示,此案会由公安机关继续侦查,侦查结束后,检察院将提起公诉。

  业绩:公募抬轿,业绩落后

  从现有消息来看,被发现有“老鼠仓”嫌疑的两个账户,无一例外都是“先进先出,公募抬轿”的操作方式,即在自己管理的公募基金买入之前,“老鼠仓”账户先行买入,公募基金随后建仓买入,推升股价。而在公募基金撤退之前,“老鼠仓”率先退出,获利了结。不过从马乐的业绩来看,他上任博时精选担任基金经理之后,该基金收益率跑输同行。

  在马乐之前,公募基金行业最大规模的“老鼠仓”由原交银施罗德投资总监李旭利创造,当时“老鼠仓”规模为1800万元。相比李旭利先行买入“工商银行”这些大盘股的操作方法,马乐在场外动用大量资金聚焦小盘股的手法更显得肆无忌惮。而这也是他最终被交易所锁定的关键之处。

  监管:异常交易,严密监控

  据记者了解,近几年公募基金业“老鼠仓”频出,监管机构一直希望通过扫描交易数据的方式发现异常交易,而对公募基金重仓股进行比对更是例行公事。这种比对包括,同一公司旗下不同基金,对同一投资品种的异常交易,这使得早些年盛行的互相接盘彻底成为过去式。

  此外,对于交易活跃、资金往来频繁的账户,交易所一直就有监控。而此类账户本身也是打击“老鼠仓”的监管重点。

  处罚:获利最高,难逃重罚

  在马乐之前,李旭利案是最大规模的“老鼠仓”案件。2012年11月23日,李旭利一审被控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非法获利1071.57万元而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罚金1800万元。同时,对其违法所得1071.57万元予以追缴。

  根据《刑法》一百八十条第四款规定,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情节严重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5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5倍以下罚金。

  对于马乐而言,即便只追究3000万元账户的获利,其就已经创下了“老鼠仓”获利之最。更何况10亿元账户的运作和获利。毫无疑问,一旦马乐“老鼠仓”案件坐实,他将面临迄今为止公募基金领域最为严苛的刑罚。文/本报记者 范辉

  新闻链接

  

  被查处的基金“硕鼠”

  2008年4月,证监会取消了涉嫌“老鼠仓”交易的上投摩根原基金经理唐建、南方基金原基金经理王黎敏的基金从业资格,没收其违法所得并各处罚款50万元;还对唐建实施终身市场禁入,对王黎敏实施7年市场禁入。这是《基金法》实施以来,证监会对“老鼠仓”开出的第一批罚单。

  2009年6月,证监会没收涉嫌“老鼠仓”交易的融通基金原基金经理张野违法所得229.5万元,并处400万罚款,同时处以终身市场禁入。

  2010年9月,证监会通报,因涉嫌“老鼠仓”交易,景顺长城原基金经理涂强被没收违法所得37.95万元,罚款200万元,并终身市场禁入;长城基金原基金经理刘海被没收违法所得13.47万元,罚款50万元,并处3年市场禁入。

  2011年5月,长城基金原基金经理韩刚因犯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没收其违法所得并处罚金31万元。韩刚成为中国基金业第一个因“老鼠仓”获刑的基金经理。

  2011年10月,光大保德信基金原投资总监许春茂因犯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10万元。

  2012年3月,交银施罗德基金[微博]原基金经理郑拓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金额4638万余元,获利金额1242万余元,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600万元。

  2012年11月23日,李旭利一审被控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非法获利1071.57万元而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罚金1800万元。同时,对其违法所得1071.57万元予以追缴。李旭利二审还未宣判。

本文由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博时马乐涉嫌老鼠仓 从研究员到基金经理仅用

关键词: www.3410.com